轮奸47名少女的青春,你也有份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3 01:35

  在英国,罗奇代尔不算一个起眼的城市。

  城市里,仅有3万人,不足厦门人口的百分之一,经济不太景气。

  然而,就在2012年,它因为一个大丑闻而在英国一举成名——

  “罗奇代尔性侵案”。

  胁迫囚禁、诱奸、强奸、轮奸、强迫卖淫……

  这些可怕的经历,悉数发生在47名未成年少女身上,最小的年仅13岁。

  侵害时间长达五年之久。

  五年,足以让一名未成年少女开放成明艳动人的花朵;五年,也足以让希望的种子腐烂在土里。

  造成这一切的,不仅仅是性侵罪犯,还有对于此次案件不作为的每一个人。

  就在前两周,BBC一部英剧开播,揭开了这道英国人不敢言说的伤痛——

  三个女孩

  故事改编自“罗奇代尔性侵案”,豆瓣评分8.7,IMDb8.5。

  “一边看一边哭……”

  “气到流汗……”

  “很压抑,全程哭……”

  “看了一集就不敢往下看……”

  这些是多数观众看片时的感受,就连十点君本人,至今也未完全平复内心的情绪。

  这部影片的叙事手法,很容易让人想到去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

  无需刻意烘托,叙事冷静客观,将每一个经过赤裸裸地呈到你的面前,因为它背后的真实案例,就足够震撼人心。

  剧中的情节根据大量调研和媒体报道改编,庭审中的对话也是来自“罗奇代尔性侵案”的庭审记录。

  下面,我们来一起回顾案件经过。

  2008年,罗奇代尔新来了一名少女。

  她叫霍莉,15岁,她和家人刚搬到镇上。

  父母未曾了解过霍莉的学校生活,只是一味地反对霍莉交友,这令霍莉极度反感。

  她离家出走,彻夜未归。

  原来,她到同学家留宿了。在那里,霍莉认识了同龄的安波尔和露比两姐妹。

  最左为露比,最右为安波尔

  她们有个共同的老朋友,不知姓名,但心地善良,他就是——老爹。

  老爹是某快餐店的送餐员,巴基斯坦裔。

  他为这群少女提供免费食物、酒水,还让出了快餐店的休息室让她们嬉闹玩乐。

  慷慨和善意,是霍莉对老爹的第一印象。

  霍莉常常跟随安波尔姐妹到老爹的快餐店里玩耍,店员们都十分纵容她们,即便她们喝了醉酒在店里喧闹,也未曾过分问责。

  但天下哪有便宜的午餐呢?

  那天下午,老爹要求和霍莉单独说话。一进房间,他便问道:

  “你什么时候才肯和我上床?”

  这一切,对于15岁的少女,她知道些什么,又能反抗些什么?

  老爹逼近她时,她闻到了老爹身上的咖喱味混合着汗臭味。

  他就像一颗肉弹压到了她身上,哭喊、挣扎只是徒劳。

  老爹呼吸粗重,强硬地宣誓了主权:“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惹怒我,我就杀了你。”

  除了同行的安波尔姐妹和老爹那一伙人,没人知道她们发生了些什么,也没人打算说出去,包括霍莉,因为她为此羞耻而害怕。

  那天之前,她们还常常有说有笑地走进这家快餐厅。

  但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霍莉常常一言不发。

  只要老爹一有欲望,她就必须来到他身边,在车上,在快餐店里,在任何地方,被迫行苟且之事。

  甚至,快餐店里的其他店员也看红了眼,企图和这个少女发生点什么。

  霍莉受够了,她趁着老爹不在,砸破了快餐店的橱窗,逃离了这个鬼地方。

  在警察局里,霍莉迟迟不肯启齿。

  回忆犯罪经过,对于受害人而言就是二次伤害,让他们在脑海中重新经历一次暴行。

  为了讨回公道,霍莉还是坦白了。

  她做了长达6小时的视频证词,内裤上的精液,还有目击证人,每一项证据都有力地指向了老爹。

  但是,上诉却被检察署直接撤回。

  原因简单的令人难以置信——证据不足。

  就因为皇家检控署认为:受害者个人作风放浪,无法取得陪审团信任。

  安波尔说,老爹被问询过后放出来了,这件事只能她们自己去解决。

  然而霍莉不知道的是,安波尔正带着她跳入另一个深渊……

  本剧的故事改编自真实案件,然而真实案件却比电视剧可怕得多。

  2012年,“罗奇代尔性侵案”被爆出时,已知的受害少女是47名。

  但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受害人数却增加到了成百上千名。

  现实往往比想象还要复杂,在罗奇代尔性侵案中,对未成年少女实施性侵的多为巴基斯坦裔。

  真实“罗奇代尔性侵案”的涉案者

  也正是这一原因,让警方以及诸多社会团体对案件的态度变得暧昧。

  因为它指向了一个深埋于欧美社会的问题——种族歧视。

  一旦案子没有处理好,将会激怒那些种族敏感分子,社会暴动将会一触即发。

  对于这群吃着官粮的人,他们没人敢接这烫手山芋,出了事,谁负责?

  掐准了这一点,这群性侵未成年少女的魔鬼们更加肆无忌惮。

  在当地人眼里,他们是拥有良好声誉的已婚男子。但实际上,他们早已将锁定了猎物,拟定了计划。

  一般都会通过两种方式:

  一种是通过和少女们聊天搭讪,灌醉后实施性侵。

  另一种则是为少女们提供免费的食物和酒水,带他们嗑药吸毒,用甜蜜和刺激换取她们的信任,有些甚至甘愿做他们的女朋友(比如剧中的露比)。

  一旦少女拒绝,他们将会以威胁她们家人生命的方式,令她们缴械投降。

  剧中,露比说道:“他们把你当皮球一样传来传去……”

  多名罪犯在同一时间多次轮奸被害者,已是常态。

  他们不仅自己享用少女的肉体,还将她们送到各地,强迫卖淫。甚至把女孩们当成礼物送给朋友。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5年之久。

  少女们由最初的反抗,到孤立无援,到深深绝望、麻木无感,成了别人口中“放浪的女人”。

  封闭的关系,力量的悬殊,对抗的成本之大已经超过了这些女孩可承受的范围。

  她们中有的人,宁可像露比一样幻想出自己和侵害人之间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来寻求心理避难,而很难站出来拒绝、对抗、指正。

  而这一点,也恰好成了当局警署、检察署等多方推卸责任的借口。

  剧中曾多方面反映了,英国当时社会对于未成年少女被性侵的态度。

  皇家检控署因为涉及种族问题、以及主观认为受害者个人作风放浪而直接撤销上诉。

  为了高定罪率,甚至不惜以起诉受害者的方式上诉。

  警方审理案子时,态度散漫,打着哈欠。

  一旦有人对其办事能力提出质疑时,开始为自己争辩,并声明受害人作风有问题,案子不好办。

  就连霍莉坦白真相时,警方在乎的仍是无关痛痒的问题:

  健康促进部门的工作人员收集了诸多证据,求爷爷告奶奶让警方调查,却没人愿意多看一眼。

  保障未成年人安全的社工组织先是踢皮球。

  推脱不开时,只当霍莉是个放荡的女人,关注的是霍莉肚子里被性侵后怀上的孩子,而不是眼前这个孤立无援的15岁少女。

  旁观的人们,觉得霍莉穿着暴露,不应该去那间公寓,不应该认识那些人,被性侵完全自找的。(然而事实是,霍莉当时穿的是校服运动裤)

  就连霍莉的父亲,即使痛心疾首,也经历了从在乎面子到在乎女儿的转变。

  社会各界对这群少女的态度与少女自身的心理行为相互作用影响,形成了一个死循环,将她们困在无边地狱里却少有人敢踏出一步。

  导演菲莉帕·洛索普曾表示:

  “《三个女孩》是一部让人不想观看的戏剧,但它一定要被展示给世人。”

  然而,即便它展示给了世人,却依旧有人认为——这些女孩活该。

  图片来源于A站弹幕截图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前段时间的北影性侵事件。

  在同学眼里,受害者阿廖沙“夜店咖”、“充满负能量”、“一点都不可怜”。

  当学校、导师表明立场后,阿廖沙的同学们也纷纷站队:

  说白了,就是以下几点意思:“这事与我无关,与老师无关,不明白阿廖沙为什么炒作。”

  伏尔泰曾说过:“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错。”

  无论在白人社会,还是泱泱大中华,对于性侵这样的事件,不少人做壁上观抑或指责受害人不检点的情况早已屡见不鲜。

  不仅如此,性教育进程更是不进反退。

  那本研发了九年的《儿童性教育读本》,就因为被家长痛斥“太赤裸”而叫停。

  在该教育的时期不教育,到了青春期孩子们则偷偷寻求毛片来当教育片,又该怪谁?

  有调查显示,在我国部分地区,性侵案件中未成年受害人比例已占3~5成。

  已曝光的儿童性侵案与实际发生的比例是1:7,报道出来的案件仅仅是冰山一角。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

  图片来源于人民网新闻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国民性教育依旧空白,社会责任感缺失,父母缺席,认知偏颇等种种情况根深蒂固。

  很可惜,“罗奇代尔性侵案”中,并没有给出一个好的结果。

  罪犯绳之于法,但当初那些渎职的警员、社团工作人员、不作为的政府部门都未遭受问责。

  反而是始终为公平正义而奔走的一位性健康工作者和一名警员被调职、裁员。

  她们为上诉搜集证据,4年期间不断申请上交材料,这一切都被轻而易举的抹杀。

  是要让一个政府机构蒙羞,还是让个别走卒消失,取舍显而易见。有些时候,权力的大手更多是在为高层阶级而服务。

  而此时,你的同伴还站起来指责你,让你为自己被侵犯而道歉……

  罪犯不是最可怕的,真正令人胆寒的是,你身边的人道貌岸然、不由分说地将你往火坑里推。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图片,看更多好戏: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